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正文

联盟分析-知产解析 | 员工因私制电表对外销售侵犯商业秘密罪被判刑

|合规联盟原创出品 |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三条规定,侵犯商业秘密案,侵犯商业秘密,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二)因侵犯商业秘密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三)致使商业秘密权利人破产的;

(四)其他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行为之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给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应当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损失数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造成特别严重后果”,应当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裁判要旨

本案裁判适当借鉴了民事审判规则和理论,综合考虑与“秘密性”特点相关的证据认定商业秘密;在判断技术秘密权属时,不仅局限于权利证书等传统刑事认定依据,而是结合立项、研发材料、成本投入及市场开发等相关证据,排除了存在权属争议的合理怀疑后作出认定,增强了裁判说服力。

基本案情

许某曾系北京福星晓程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晓程公司)外贸部主管,徐某原系晓程公司生产采购部采购员。

2012年至2014年间,许某违反晓程公司相关保密要求,将其所掌握的含有四个核心程序源代码技术信息提供给他人,并伙同徐某等人使用上述核心程序源代码制作电表,通过其所实际控制的北京海马兴旺科贸有限公司(简称海马公司)向平壤合营公司出口销售相关电表,非法获利。其中,许某负责出口及销售电表,徐某负责采购电表元器件、加工及后续焊接等。

经查,根据立项、研发等材料、非公知性鉴定、劳动合同、保密协议及相关证人证言等在案证据,足以证实晓程公司享有涉案四个核心程序源代码的电表程序技术秘密,且采取了严格保密措施。另查,晓程公司主张其涉案技术研发成本为263万余元;徐某自认海马公司向其进货单价是155元,出口单价26美元;在最初与许某向朝鲜制售的2万套电表中其个人获利10万元,之后其与许某合作制造了三四十万个电表。2017年6月,徐某、许某先后被抓获归案。公诉机关于2018年1月25日向一审法院提起公诉,认为许某、徐某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等相关规定,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且后果特别严重,提请依法惩处。晓程公司当庭诉称二被告人非法获利巨大,仅出口退税就获利700余万元,给晓程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一审法院认为,许某、徐某违反晓程公司的保密要求,披露、使用或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犯有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据此,一审法院判决:许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300万元;徐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200万。一审宣判后, 二被告人均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判决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一、许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二、徐某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许某、徐某均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本案属于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特别严重后果。

1、在案的被告人许某的供述证明,海马公司出口电表至平壤合营公司的利润包括出口退税获利和海马公司从徐谦处进货单价为155元人民币,出口朝鲜单价为26美金,随着汇率浮动,中间差价在人民币2元左右。

2、上诉人徐某在供述中自认其与许某合作制造了三四十万个电表,且二审检察员提交了工作记录,证明胡某曾于2014年受使领馆委派随同晓程公司人员前往平壤合营公司与负责人磋商,并签订了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及工作记录证明2014年7月16日平壤合营公司河某承认收到海马公司销售的电能表(FD3327K)共计39万只。

3、在案的报关单、出口报税、退税相关材料、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材料证明,海马公司向平壤合营公司销售涉案电表的单价,印证上述出口电表的数量,以及退税率为15%。

综上,结合上述证据,海马公司仅退税获利就超出人民币250万元,在案的涉案程序研发成本审计报告系由公安机关依法委托有合法资质的审计主体依法作出,审计报告虽主要基于被害单位提供的相关材料作出,但相关材料系公安机关依法调取,程序合法,有客观的合同、票证等书证印证,审计依据真实可靠,审计过程和方法符合相关专业规范要求,审计结论客观真实,并无不当。原判综合涉案程序研发成本、上诉人获利情况认定二上诉人侵犯商业秘密行为非法获利巨大,并无不当。

侵犯商业秘密案件中,被告人的巨大获利使得被害单位通过正常交易行为获得的收益减少,该罪名保护的法益是以知识产权交易的市场经济秩序,其中必然包含被害单位因商业秘密可获得的收益。因此,被害单位损失的认定可以参考被告人的获利数额。故上诉人许青海对审计提出异议以及二上诉人的辩护人对于造成特别严重后果认定的相关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

最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全球区块链合规联盟

“设立区块链行业标准,加强行业自律,共同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和行业环境,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理论指导,推动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全球区块链合规联盟提供相关企业业务合规资质服务,欢迎通过邮箱service@gbcuf.com或公众号BC_ComplianceUnion与我们进行更详细的业务沟通。

联盟分析-知产解析 | 员工因私制电表对外销售侵犯商业秘密罪被判刑: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亲,不支持纯字母、符号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