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 正文

从财报看中年华策影视依然不够稳重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

影视作品最大作用就是共情,通过观看增加自身的人生体验,而一部好的影视作品不仅会让观众愉快,其制作方也是受益无穷。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整个电影行业都在寒冬之中,直至今年三季度结束,许多影视公司业绩仍然是亏损状态。

华策影视作为老牌影视公司,近年来出品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热爱的》等一系列爆火剧。在影视公司近期陆续交出三季报的时候,华策影视也公布了它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

营收同比翻倍

从华策影视2020年三季度报告来看,前三季度共实现营收18.94亿元,同比增44.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3亿元,同比增长736.72%。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7.80亿元,同比增长102.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6亿元。同比下降32.64%。

从财报数据中可以看出,在疫情的影响下,华策在财务层面表现依然较为稳健。而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华策从创立以来一直坚持“内容为王”的战略,高度聚焦主业影视剧内容的生产。目前,华策的年度剧集产量居影视公司第一位,并且每年都有稳定的爆款输出。

除此以外,华策的影视题材采用多元布局,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有古装言情剧《锦绣南歌》,都市职场剧《平凡的荣耀》,也有青春成长治愈题材的《以家人之名》,其中,《以家人之名》从开播便一路走高,全面领跑全国电视剧市场。

多元题材的布局既满足了不同年龄段的受众群体,也让华策影视在观众喜好中快速适应题材走向,以更好的进行下一步的规划。此外,最近由华策联合出品的电影《金刚川》上映累计票房突破5亿,主投、主控发行电影《刺杀小说家》也定档2021春节档。

值得注意的是,华策第三季度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同比下降40.81%、50.52%、这也是华策内部积极跟进市场,调整研发方向,降本增效所致,并在此取得了初步成效。

第三季度,华策首播电视剧4部,新开机3部,杀青4部,未来在影视剧方面继续保持规模化生产,同时内容品质也将持续升级,不断强化核心优势。而在坚持影视两大核心主业的同时,华策也将继续加大其它生态业务上的投入。

小步快跑的多元业务

国内影视行业都面临相同的困境,那便是创作过程中缺乏行业制作标准。俗话讲,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完整的制作体系导致的结果便是制作周期冗长、成本也过于高。且高额付出后,能否被观众所接受从而获得相应的利益也很难说。

这么一来,影视制作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太大,对公司的现金流来说也是最为直观的考验。而随着互联网红利和疫情的影响,内容与消费融合成为一种趋势,内容对商业变现的重要性也越来越大。作为具有内容优势的华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变现的风口。

在生态业务和衍生业务上,华策采用“小步快跑”的策略,利用自身内容优势突袭其它领域,让自己的业务更加多元。其中,短视频、直播电商这两个近年来大火的领域是华策发力的重点。

由于自身体系的不成熟,华策选择与各领域专业公司联手共建。在短视频领域与姚记科技成立了合资公司纽泽文化,在直播电商领域与头部MCN机构网红猫设立了合资公司策红文化,而策红文化所属两款快销产品已于10月在快手平台完成直播首秀。

以内容为核心,通过与专业公司设立合资企业的方式,可以发挥双方优势,也将创业风险大大降低,更快的实现2B到2B、2C的延伸。

此外,在音乐领域,华策新签约了多名音乐艺人,以“自有+采购”的方式不断扩充音乐版权库,并与网易云音乐、咪咕音乐等平台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和变现探索。

然而经过几年的发展和众多因素的影响,短视频、直播、音乐等赛道格局已定,即使目前玩家依然很多,现在入局已经难以泛起大的水花。在这种情况下,华策为何还要偏向虎山行呢?

华策的双重依赖症

华策目前在多元生态上发力主要是为了获得额外的增量,因为它在头部艺人和影视制作方面存在强烈的依赖。

如今的华策对艺人过度依赖,一旦资深艺人出走,无疑是对华策致命的打击。

当代影视公司都在爆款的路上渐行渐远,如光线传媒、华谊兄弟这些“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影视公司。同样的,影视公司的头部艺人也是扛起收入大梁的存在。如嘉行有杨幂、迪丽热巴等爆款艺人,欢瑞有杨紫作为中流砥柱。

对比华策来看,现如今比较火的应该是靠《青春有你2》女团出道的虞书欣和影视资源较为丰富的胡一天。然而虞书欣作为偶像出道,目前并没有主演的作品上映,胡一天尽管资源丰富,但与公司绑定却不紧密,近年来主演的作品均非华策出品。

对于华策来说,由于头部艺人较少,所以对其依赖很深。然而由于公司项目与资深艺人发展不符,便很容易造成艺人出走的情况,毕竟谁都需要更好的发展和资源。华策其它的艺人则都不温不火,鲜少出圈。

除此以外,华策对其子公司克顿传媒的依赖也过于严重,这将导致华策在自身的创作方面存在局限性。

尽管华策爆款频出,《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每一部都是当年的爆款剧。但严格来说,华策近几年的热门剧集有90%都为总公司克顿传媒生产。

2013年,华策影视宣布以16.52亿元全资收购克顿传媒。在收购克顿之前,华策的剧集风格偏向于年代剧、武侠剧等,在青春偶像剧集方面则较为薄弱,而克顿的风格刚好补足了华策的短板,收购之后强强联合,使得华策影视迅速发展壮大。

随着克顿频推出爆款,许多卫视购剧时也多看是否为克顿主控,一时间克顿风头正盛,华策也越来越依赖克顿。然而在收购之初,华策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和劳工协议,一旦协议到期,华策的风险或许也将随之来临。

中年华策依然强敌环伺

作为“电视剧第一股”的华策,2020年是创业第28年和上市十周年,对于新兴的影视公司来说,华策无疑是行业的老大哥。而迈入中年,自然也会迎来中年危机。除了对资深艺人和克顿传媒的依赖以外,华策也面临着外患,首当其冲的便是它引以为傲的电视剧业务。

虽然华策的电视剧业务无论是品类还是质量都算是相当不错的,但并非到了毫无敌手的地步,华策的对手实力不容小觑。

从质量来看,正午阳光是电视剧行业的金字招牌,并有“正午出品,必属精品”的好口碑。而从IP剧来看,去年新丽传媒的《庆余年》爆火,打开了男频IP影视化的大门。而前不久《庆余年2》启用原班人马开机,观众的期待值丝毫不减,也将给新丽传媒带来更大的收益。

除了电视剧以外,华策在电影业务的竞争也很大。从2014年华策开始试水电影业务,用了六年时间但似乎还未摸清投资电影的法门。整体来看,目前的电影市场以盈利为目的,主旋律电影和国漫更受青睐,华策在电影题材方面的优势并不大。

而电影制作公司也赛道也较为拥挤,除了以众多导演做股东的欢喜传媒,聚焦国漫爆款的光线传媒以外,博纳传媒、华谊兄弟等众多影视公司虎视眈眈。华策在电影业务依然面临许多挑战。

由此可见,华策仍处于内忧外患的局面,如果不能及时打破焦虑,华策日后必将引发更大的损失。虽然目前华策的业绩还算不错,也在不断地聚焦新业务,但新业务的发展乃至壮大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留给华策时间不多了。

从财报看中年华策影视依然不够稳重: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亲,不支持纯字母、符号评论哦~